琴筝欲

薛我同居三十题

很久很久以前写的番外
关于恋与制作人

薛洋现在很不高兴,非常不高兴。上次那个养青蛙的游戏顶多是自家夫人闲着无聊养着青蛙当儿子玩,现在呢,妈的,那什么“恋与制作人”里的几个野男人竟然敢给他夫人发暧昧短信,还约会!更重要的是,自家夫人每次都一副花痴般的表情和他们对话,还要自己帮她抽卡!夔州第一恶霸表示这口气咽不下去并有一种想提降灾冲进去砍了他们几个的冲动。“哇怎么办好气啊。”薛洋边这么想着,边瞥了一眼玩得不亦乐乎的你。你正玩得开心,突然感觉到一束犀利的目光在盯着你回头看到薛洋正直勾勾地盯着你,你有点懵:“怎么了?”
他带着点幽怨:“游戏里那几个男的,有什么好的?”
你愣了一下:“长的好看啊”
“有我好看?”
你连忙摆手:“没没没,你最好看。”
“那你为什么还要玩?”
你想了一下:“声音好听。”
“你夫君我声音难听?”
你突然反应过来:“洋洋你这是在吃醋?”
“……你说呢?”
“噗哈哈哈哈哈夔州恶霸竟然连游戏角色的醋都吃,怪不得我最近觉得屋子里一股酸味呢,你有没有闻到啊,成美哥哥~”
薛洋似乎是忍无可忍,抱着你往床上一放,你连忙坐起来:“洋洋我错了,这次就饶了我吧,我腰还疼着呢。”
他笑嘻嘻地把你推倒在床上:“那刚好,本人的按摩手艺一流,我来帮你揉揉腰,包你满意。”
“薛成美你个流氓……唔……混蛋!”
薛洋轻笑:“夫人刚刚还骂了我两次呢,为了补偿我”,他眼中的笑意渐浓,在你耳边说道:“今晚三次。”

【原创】薛我同居三十题

4 一方的起床气
时间:某星期一的早晨 地点:你家 最低气温:-16℃
6:30a.m.
你昨晚定的闹钟响了,你不耐烦地关掉闹钟翻身准备继续睡,薛洋推门进来喊你起床。
“夫人,起床了。”
“不要。”
“乖,该起了。”
“不起。”
他伸手去掀你的被子:“再不起你要迟到了。”
失去了温暖的被窝让你很不舒服,你把头埋在他颈窝:“洋洋今天早上好冷我好困我不想起床。”
他拍拍你的背:“那什么狗屁学校害得我夫人每天起这么早,老子去拆了它!”
“别闹!”
薛洋把你扶起来坐在床上,把一旁椅背上的校服递给你:“快换衣服,我去给你做早饭。”
你迷迷糊糊地应下,等他走后倒头又睡。
6:40a.m.
薛洋再次推门进来:“我早饭做好了你……”
“雾草你怎么又睡下去了?”
你向他张开双臂:“洋洋抱~”
他无奈把你抱起来,你蹭蹭他的脸:“你帮我换衣服吧我再睡会儿。”
薛洋表示自己很开心因为又可以趁机吃豆腐了。
6:55a.m.
你在薛洋的帮(zhàn)助(pián yì)下终于穿好了衣服洗漱完出来,你坐在餐桌前的时候已经基本清醒了,你喝了口粥:“今天我要晚点回来。”
“为什么?”
你撅撅嘴:“没办法,化学要考试。”
薛洋立刻掏出一个纸包给你,你有点懵:“这是什么?”
“尸毒粉,洒你老师一脸或者放他水杯里都行。敢留我夫人,老子让他把命留下!”
你黑着脸把尸毒粉还给他:“别闹!”“我没胡闹啊,谁让你老师敢不放学的,这是他活该。”薛洋说的振振有词。
“……”
7:05a.m.
你吃完早饭,去门口换鞋。薛洋把书包递给你:“早点回来,我等你。”
你在他唇上亲了一口:“好,你在家要乖乖的哦。”
“知道了,晚上见。”
“嗯,我走啦。”




时隔很久的更新……最近失恋了,过来更篇文换换心情……
啊啊啊啊好难过啊,那个女孩子我喜欢了好久的……

【原创】薛我同居三十题

3 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今天晚上不知怎么了,明明已经是深夜,但你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旁边的薛洋伸手把你抱住:“还没睡着?”
你愣了一下:“没,你也没睡着啊。”
他揉揉你的头:“你在旁边翻来覆去的我怎么睡得着?”
你把头往他怀里埋了埋:“可我就是睡不着啊。”
听到这话,薛洋突然翻身压在你身上,两手撑在你头两侧,和你的脸只隔一点距离,灼热的气息扑在你脸上:“既然睡不着,那不如夫人我们来做点其他事?”
你想了一下,刚说了个“好”字,薛洋就把手从你睡衣下摆探了进去,修长的手指贴着你的腰身一寸一寸移动。你被吓了一跳,察觉到他的意图后,你黑着脸打掉他那只不安分的爪子,把你的下一句话说完:“那就起来陪我看电影吧。”
薛洋:“???”
没等他同意,你就兴冲冲地赤脚下床向客厅跑去,还没走两步,就被后面的薛洋打横抱起。他边抱着你向客厅走去,边数落你:“和你说了多少次下地穿鞋就是不听,感冒了老子可不会照顾你!”
你“哼”了一声,满不在乎的答道:“反正我都感冒啦还怕啥。”
薛洋把你往沙发上一扔,拿起一旁的毛巾毯把你盖严实了,顺手给了你一个爆栗:“知道自己感冒了还不穿鞋!”说着准备回房间给你拿拖鞋和外套。
你挨了一个爆栗,气鼓鼓地朝他喊:“你欺负我!”
薛洋回头朝你得意地笑了笑:“老子就喜欢欺负你怎么着。”末了还加了一句:“你也只能被老子欺负。”你把头蒙进毯子里,盖住了你泛红的脸颊,却掩饰不了你上扬的嘴角。
你披着外套,把整个人都缩进被子里,指挥薛洋去拉窗帘,用微波炉炸爆米花,自己则从茶几下面翻出一袋瓜子,从手机上随便找了一部恐怖片投影在电影视上。薛洋把爆米花炸好拿过来时电影刚好开始,他把爆米花递给你,把你抱在怀里,让你坐在他腿上,他舔舔你的耳垂:“这是什么电影?”
你嘴里塞着爆米花,把一个为了他嘴边,含含糊糊的答道:“鬼片。”
他吮了吮你的指尖:“挺甜的。”
你轻轻掐了他一下:“别闹,看电影吧。”
很不凑巧,你选了部国产恐怖片,剧情无聊到你想睡觉。旁边的薛洋很专心的在把玩你的一缕头发,显然对这部电影也没什么兴趣,你靠在他身上,只觉得突然间倦意涌上,你在薛洋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闭上眼:“我困了。”
薛洋揉揉你的脸:“睡吧,我抱你回去。”你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晚安。”
他抱着你向卧室走去:“天都快亮了还晚安?”
你把头埋进薛洋怀里,闷闷地说:“那就早安。”
他笑了一声,把你放在床上,自己在你旁边躺下,把你抱在怀里:“睡吧。”
你也抱紧他:“嗯,你也早点睡吧。”
“好”
(手机:???你们是不是忘了我还在客厅放电影啊喂!秀恩爱也要适可而止好嘛!)

【原创】薛我同居三十题

2 一同外出购物
窗外一抹阳光透过窗子照在你脸上,你从睡梦中醒来,习惯性的伸手摸了摸一旁的被窝,早就凉了。你挠挠一头乱糟糟的头发,打了个哈欠,揉揉惺忪的双眼,赤脚下床去找薛洋。
薛洋在厨房做早饭。你靠在旁边的墙上,看着这个昔日的夔州小恶霸在给你做早饭,这种莫名的违和感使你忍不住地想笑。薛洋听到声响,转过身看你,顺手拿去一旁椅背上的外套给你披上,还揉了揉你的头发:“怎么不把衣服穿好就出来了,不怕感冒?”
你紧了紧身上的外套,打趣他道:“来看夔州小恶霸给我做早饭啊。”
薛洋听到这话,挑了挑眉,露出个带了点痞气的笑:“是啊,夔州第一恶霸亲自给你做早饭,夫人是不是该给点奖励啊。”说罢还指了指嘴唇。
你的脸“腾”的一下红了,25厘米的身高差让你不得不仰头看他。你踮起脚,双手环住他的脖子,轻轻在他唇上亲了一下,却没想到被他扣住后脑勺,一点点加深这个吻,直到你喘不过气来。他把你腾空抱起,在你耳边甜腻腻地喊了一声:“夫人~”
你用力捶了他一下:“谁是你夫人啊。”
他被你捶得吃痛,“嗷”的叫了一声,委屈巴巴的看着你:“夫人你谋杀亲夫啊。”
你内心表示对于这么无赖的人有一万句mmp不知当不当讲。你这么想着,推开他准备坐下吃饭。他在你旁边坐下:“那么早就起?不多睡会儿?”
你看了眼现在时针指向“十”的钟,心中已无力吐槽他的作息时间。又想到昨天晚上你赶稿赶到十二点钟,薛洋在床上等你睡觉等到不耐烦,两腮鼓鼓的像只仓鼠,叫嚣着要把催你稿的那个人活活剐了。想到这,你忍不住笑出声。薛洋狐疑的看了你一眼,问你怎么了。你很辛苦的忍住笑:“没事,等会我换好衣服你陪我去超市吧。”他伸手捏捏你的脸,算是同意了。

你换好衣服出来,看到薛洋早就在门口等你等到不耐烦了。看到你出来,他“啧”了一声,顺手揉揉你的头发。你不满地拍掉他的手,嗔怪到:“头发都被你弄乱了!”
他又刮刮你的鼻子,笑嘻嘻地牵起你的手:“走吧。”
门外的冷风吹得你打了个哆嗦,心里后悔怎么没带条围巾。正想着,薛洋单手揽过你的肩,将近30厘米的身高差让他这个动作显得十分自然。你往他怀里靠靠,他看了你一眼,伸手把你拽得更近。
超市门口,你突然挽住他的手臂,他停下来,问你怎么了。你垫脚攀上他的肩,戳戳他的脸:“这次不许买糖了。”
薛洋立刻耷拉下脸:“为什么啊夫人?”
你改戳为掐:“你上次买了那么多还没吃完呢。”
他有些气,挣开你的手气鼓鼓地往前走,却故意走得很慢等你追上来。你快步走上去挽着他的手,带了点讨好味道地说:“别生气啦,今天晚上给你做糖醋排骨吃。”他别过头去“嗯”了一声,却掩盖不住上扬的嘴角。
你走在前面挑货架上的商品,薛洋在后面推着购物车。你们先买了点生活用品,然后拐进了果蔬区。你回头问他:“今天晚上想吃什么?”
他定定的看着你:“你。”
“……我说想吃什么菜!”
薛洋失望的叹口气,漫不经心地答到:“糖醋排骨。”
“我知道啊,还想吃什么?”
“不知道。”
你怒了:“薛成美!你再不好好 说今天晚上别想上床,睡地板去!”
薛洋从后面揽着你的腰,把下巴搁在你头上:“夫人我错了~夫人做的我都爱吃,别生气嘛。”
你脸红着“哼”了一声,拍了下他的手:“油嘴滑舌,把你爪子拿开。”他不语,反倒笑嘻嘻地收紧了你腰上的那双手。
接着你们又去买了几个蔬菜,一些水果。薛洋不紧不慢的跟在你后面:“还要买什么吗?”
你看了他一眼,笑着回答:“还要买糖。”
他立刻兴奋起来:“真的?”
你忍着笑:“嗯,真的。”
到了调味品区,你随手拿起货架上的一袋白砂糖,转身塞给薛洋:“喏,给你的糖。”
薛洋看着一袋白砂糖,脸都黑了,他把白砂糖重重扔进购物车:“谁要啊!”
你看着他差的不能再差的脸色,顿时心情大好,走过去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走吧。”
他脸色微微好一点:“嗯,走吧。”
回家的路上,薛洋左手领着购物袋,右手同来时一样揽着你,你从口袋里摸出一颗柠檬糖剥了皮塞到他嘴里:“好吃不?”
他在你额头上亲了一口:“没你好吃。”
你笑了一声,握住他的手,与他十指相扣:“走吧,我们回家。”
他勾起嘴角,露出两颗小虎牙:“好,回家。”

【原创】薛我同居三十题

这里琴筝欲,为了证明薛洋是我夫君,特地开了这个坑。
文中的“你”原型就是楼主
初三文科生,身高155,写手+填词
傲娇不平胸
本文背景为薛洋穿越现代
嗯好大概就是这样,如果不出意外,这篇文应该是日更,但楼主会拖稿
还有,楼主小学生文笔,勿喷


1.相拥入眠
晚上十点多,你好不容易写完作业,站起身伸个懒腰,正准备洗了睡觉,却看见你的床上缩着一团不明物体。你皱皱眉,走过去把被子一掀。床上的人撑着头,对你勾一勾嘴角,露出点若隐若现的虎牙。你有些无奈,问他:“那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啊。”
薛洋眨眨眼睛,语气中透出点委屈:“我在等你一起睡啊,谁知道你这么晚才睡。”
你口气软下来:“今天作业多嘛,没办法啊。下次你自己先睡就是了,不用等我。”
“我不,”薛洋歪歪头,眼中带了点狡黠,笑嘻嘻地回答:“你不陪我我睡不着啊。”
你翻了个白眼,往洗手间走去,边走心里吐槽:真是流氓本色,无赖得很,连睡觉都要人陪,当自己三岁小孩啊。
“你又要去干嘛?”三岁洋坐在床上冲你大喊。
“洗漱!”你头都没回,淡定的丢给他这句话。
南方的冬天总是很冷,你刚洗完就从卫生间直奔床上,一把掀开被窝钻了进去,用被子把整个人都盖严实了。在寒冷的冬日里,一个温暖的被窝总是显得很重要,你把整个人埋进被窝,发出一声满足的长叹。
旁边的薛洋凑过来,伸手抱住你的腰,把你往他怀里带了带,让你的头抵在他肩膀上。你配合的环住他的脖颈,头在他颈窝里蹭了蹭。暖暖的被窝和爱人的怀抱总能让人生出倦意。你困得要命,无意识的紧了紧环住他脖颈的手,迷迷糊糊地对他到了一声晚安。隐约间,你感觉薛洋在你额头上亲了一下,虎牙触碰皮肤的感觉痒痒的,然后他也对你到了声晚安。你们二人,相拥着沉沉睡去。